• 招聘信息
  • 关注我
  • 给我们留言
  • 联系我们
  • 您好,欢迎进入FESCO国际教育,请
  • 登录
  • /
  • 注册
  • 客服电话:400-8199919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新闻中心

遇见更好的自己

作者: 安妮 日期:2018-04-25 10:38:31

这。。。注定是个非同寻常、终身难忘的旅程!

收拾了简单的行囊,带上朋友的心愿--“一起看犀牛去啊,上路。。。

第一次探秘东非肯尼亚的Ol Pejeta Conservancy。。。
第一次做科考志愿者,迷上了Fieldwork。。。
第一次与世界上仅存的一头北方雄性白犀牛-Sudan说说悄悄话。。。
第一次双脚就能横跨南北半球。。。
第一次亲近非洲五霸和更多的动物。。。
第一次徒步8km追踪、识别动物粪便。。。
And yes, 第一次遇见了更好的自己。。。

这就是我的拯救东非大裂谷黑犀牛野外科考之旅,为期两周左右(2017-7-18~30),地点:Ol Pejeta Conservancy, Nanyuki, Kenya...


回来整整一个月了,可每每翻看7.18-30号期间发的朋友圈,还如身临其境般地回味无穷!

出发当天,就被幸运了头,由于经济舱超售,我们集体免费升到了商务舱,兴奋地看了一路电影,毫无倦意。抵达内罗毕机场,出舱门的那一刻,被小凉风嗖到了,我这是。。。在非洲?还是穿越到了北京的深秋?第一次Nature Walk, 喜遇暴雨加冰雹,为什么是喜遇?因为当地人说,下雨给他们带来好运。当看到动物们静静地享受着天然淋浴时,我却有在这暴雨冰雹之际狂奔的冲动,是兴奋?是宣泄?都不是,只想和大自然融为一体。接下来的几天,每天下午晚些时候,或是晚上都会暴雨倾盆,只要动物们开心就好。早晚很冷,也就几度,你能想象,每天晚上,贴心的基地工作人员会给我们每个人的被窝里塞上个热乎乎的暖水袋吗?OMG, 完全颠覆了我来之前对非洲酷热、干旱、寸草不生、满地尸骨的憧憬。这。。。就是我亲身经历的非洲冬季。


 

讲真,来之前,对此次科考项目的使命和任务没啥感觉。可在Ol Pejeta培训当天,看到这些触目惊心的数字40多年来,单就肯尼亚而言,黑犀牛的数量也由20000头左右,锐减至现在的620头,而全世界黑犀牛的总数量也仅剩约2500头了,已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为濒危物种(Critically Endangered Species)。特别是在参观犀牛墓地的时候,聆听Joseph一一讲述着它们的悲惨遭遇,被猎杀的犀牛中大部分为雌性,印象最深的是一头名叫Ishrini的雌性黑犀牛,身中毒箭后,在意识完全清醒的情况下,被人类残忍地割掉了牛角,当保护区的工作人员发现她时,已奄奄一息,痛苦离世。当时,满脑子都充斥着血淋淋的伤口、那双痛苦、仇恨、无助的眼神、和人类在无情宰割牛角时发出贪婪的淫笑声,心如刀割。其实,科学研究表明,牛角的成分犹如人类的头发和指甲一样普通,根本不具有什么所谓能治百病的奇效。所以,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算是拯救黑犀牛的使命之一吧,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之前,一直对科考项目中提到的金合欢树和金合欢蚂蚁的研究感到好奇,这俩货到底跟拯救黑犀牛有毛关系?原来金合欢树(Acacia Tree)是黑犀牛的钟爱,占到其主要食材的75%。而这黑犀牛也真够一根筋的,就好这口,别的还不怎么吃,饮食习惯数年如一,很难改变。那这金合欢蚂蚁(Acacia Ant)又是何方神圣?感情人家是金合欢树的模范邻居,这俩是共生关系。金合欢树上的球(Gull)提供蚂蚁安家。蚂蚁作为回报,当东家遇到什么大象啊,犀牛啊,长颈鹿等敌人的威胁时,自身就会释放出一种化学气味,驱走敌人。同时,具有攻击性的金合欢蚂蚁,如:C.sjostedti(AB), C.nigriceps(BBR), C.mimosae(RRB),就会群起而攻之,可以想像这些蚂蚁疯狂地喊着冲啊,给我咬。。。,将敌人赶跑,保护东家,够义气吧。

难怪我们此次科考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使用诸如测量标杆、卷尺、GPS、指南针等工具,通过观察、测量、识别等,对取样植被收集记录各种有关金合欢树长势和金合欢树与蚂蚁共生关系的数据,如:树高、直径、指定树高的枝叶上有多少刺、有多少球、开没开花、结没结果、蚂蚁种类、树的损坏程度、破坏者是谁、带标签的树的位置、长势等。话说第一眼见到金合欢树的时候,还真有点儿崩溃,这个满身长着刺和黑球的枯树,怎么和合欢树、美洲红合欢一点儿都不着调呢?尽管它们都属于蔷薇科、豆目,但除了金合欢树叶也是类似含羞草的叶片,真看不出来它是合欢家族成员。而且一直不解,长这么多刺的植物,怎么这大象、犀牛、长颈鹿都争着吃呢?不怕扎出内出血吗?对于大象、长颈鹿来说,其实金合欢树仅构成它们主要食材的40-50%。当雨季其他植被丰足时,大象、长颈鹿等也会换换口味,可这黑犀牛注意力只在金合欢身上,莫非喜欢它的气味?
 
刚开工的时候,还真有点儿蒙圈儿,比如:数刺,数着数着就乱了;还要找蚂蚁,是戴上眼镜、摘了眼镜看,觉得这些蚂蚁长的都一样啊?!赶上蚂蚁密集的时候,感觉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而且这些蚂蚁可不是好惹的,真咬啊。由于金合欢树的花期在3-5月,雨季,难怪我们是一朵花都没看到,据说是黄色或白色的小绒球花,比合欢花和美洲红合欢花团锦簇。不过在小伙伴们的共同协作下,大家很快进入了状态。我们分工明确,有量树高、直径的,有数刺和球的,有识别蚂蚁的,有找果实和花的,有记录的,流水线作业,效率很高。在JosephDouglas耐心指导下,大家能很快地识别蚂蚁和依据树的损坏伤口判别出是谁干的。比如:大象损坏的枝叶一般都是用象鼻粗暴折断的,而犀牛损坏的枝叶伤口像刀切似的整齐,而高于2米以上的损坏处,基本就是长颈鹿干的。在平日的观察中,我们还惊奇地发现树高在1-2m的金合欢树上刺和球、蚂蚁比树高在2m以上的树上多,越高的树刺、球、蚂蚁越少,有的甚至找不到蚂蚁?这莫非与金合欢树受破坏频度和强度有关?就类似人体的免疫机制,当受到外界侵害严重时,金合欢树就会集中精力生长刺和球,一来增强自身机体的防御能力,再有可以吸引更多的金合欢蚂蚁安家帮助一起抵御敌人;当受到外界侵害不严重时,就集中精力通过光合作用生长枝叶,往高了窜?都说金合欢蚂蚁是金合欢树的好邻居,保护金和合欢树,那为什么我们数据显示,树高在0.5-1.5m的树RRB的数量和破坏程度成正比?莫非RRB的攻击性下降了?也需是敌人们适应了气味儿?或者粗暴折断树干吃两口就跑?每天都在琢磨这些奇葩的问题,感觉脑子都要爆炸了,哈哈~~~
 
除了每天跟金合欢树、蚂蚁约会,我们另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追踪监测黑犀牛半生环境中的哺乳动物情况。每天下午的Game Drive, 坐在敞篷车里,观察指定路线上遇到的各种动物,需要把看到的何种动物、发现位置、公的还是母的还是幼崽、数量分别多少、都在干嘛等数据一一记录下来。这活儿看起来很拉风,很刺激,其实很有挑战性的。刚开始,看到各种羚羊,对照着图片看感觉都差不多啊,而且还要区分公母,还要数数,几个动物还好说,要是遇到成群的而且还在移动着的,对眼力和专注度都是考验。真佩服Jibuti and Izack, 我们的贴身保镖,不仅保护我们的安全,而且动物方面的知识也相当丰富,每次都能快速地说出动物的名字,公、母还是幼崽。在他们的细心调教下,我们也能不看图片,就能说出一大堆动物的名字了,好有成就感!同时,Game Drive也给了我们亲近非洲五霸(非洲狮、非洲象、非洲野水牛、非洲猎豹和黑犀牛)的机会。欣赏近在咫尺的大象独舞,目睹母狮追杀斑马的场面,撞上正在美餐羚羊的猎豹,在草原上遛弯的南方白犀牛,成群结队过马路的野水牛,躲在金合欢树林的黑犀牛,慵懒的狮子王Simba坐等母狮捕食归来。。。动物和人类享有同样生存的权利和自由,不是吗?

Ol Pejeta的日子里,着迷超烧脑刺激的Fieldwork;聆听犀牛们的悲惨遭遇,为它们祈祷;亲密接触世界上仅存的一头北方雄性白犀牛-Sudan,感触它的孤独,为它加油;当双脚横跨南北半球的那一刻,感觉时间都静止了。。。每天都有不一样的精彩。每天的工作看似繁琐枯燥,其实一旦上手,其乐融融。神秘莫测的Ol Pejeta激发了我沉寂已久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望,飞转的大脑时不时蹦出奇葩的问题,每天都是信息量爆表。。。不经意间,遇见了更好的自己:一个充满好奇心、爱思考、热爱大自然和科考事业的自己。。。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