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招聘信息
  • 关注我
  • 给我们留言
  • 联系我们
  • 您好,欢迎进入FESCO国际教育,请
  • 登录
  • /
  • 注册
  • 客服电话:400-8199919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新闻中心

眼前只有黑暗时,自己要成为光明

作者: 汤同学 日期:2018-04-25 10:07:53

图片.jpg
2017131日到211日,我参加了守望地球组织的长达12天的秘鲁亚马孙丛林野外科学考察。其中131日到26日,我们在亚马孙河流域进行了为期七天的野外科学考察。我们带队的老师是守望地球的谌良仲老师,有七名科考队员,随行的另外还有三名生物学家以及船上的服务人员。我们所乘坐的船是有着百年历史,生产于橡胶繁荣时期的亚马孙河号科考船。

这七天野外生物监测的目的,是为了测量生物在当地区域类的多样性以及数量。我们一般会在单位面积中进行考察,并且记录单位面积内生物的数量及种类。长期积累的科考调查数据可以得出在当地亚马孙河流域内生物的增减状况,以及环境变化情况。

整个亚马孙河的水源可以分为三种水。

第一种是白水,由安第斯山脉带来的泥沙使得水变成白色(我觉得是土黄色),这种水的特点就是力度大、流速快。在我们上船的那坨镇,那里河水是白水。大河的两岸虽然极其广阔,可是依旧可见湍急的波涛,暗流涌动。

第二种是黑水,黑水是由水淹森林所造成的。树木在水中长期浸泡,使水的颜色被染成了黑色(可乐色)。这种水富含多种营养,对于动植物的生长有着很大的帮助。

那里的清水的我还没有见过,它在亚马孙河的下游,巴西的附近。

在参加这次科考前,我对于丛林还是没有特别的印象,要硬说的话,只能说是植物王国。可现在,我发现丛林是昆虫的天堂。在热带雨林样带调查时,虽然百防万防,还是防不住那成群结队的蚊子。向导在前面披荆斩棘,我们跟在后面畏畏缩缩,被蚊虫的叮咬以及丛林的酷热折磨的不行。大号蚂蚁子弹蚁和各样奇怪的昆虫,我也都有幸目睹。

理查德博士告诉我们在前几年发生了前所未有的雨季水位新高,导致了在陆地上生活的动物数量骤减95%,但是能够爬树和在空中的陆生动物没有受其影响。经过这次科考,我确实没有看见什么陆生生物,却发现了不少的猴子以及鸟类。可见,亚马孙的生态环境和全球的气候变化是密不可分的,在未来的几年内帕卡亚萨米利亚自然保护区的动植物情况可能会有所改变。

在本次科考中一共有七个可参与项目,每天都会有一个项目的时间表,然后由我们自己去报名来决定参加哪些项目。最令我上瘾便是凯门鳄的监测,或许是对于黑夜的敬畏,也或许是对于鳄鱼的好奇,凯门鳄的监测我每天都没有落下。我们的科考船会在科考的样带缓慢前行5公里,在这期间我们会统计我们所观测到的所有凯门鳄,包括它们的大小和种类,如果是小于两米的鳄鱼,我们则会尝试捕捉以获得更精确的数据,例如性别重量等。当然,我们最后肯定会放走它们。

鳄鱼是很难捕捉的,我们用于捕捉鳄鱼的工具只有一个套杆。在我们三次的凯门鳄科考中,只捕捉到了一只凯门鳄。她的体型很小,把它用绳子困住以后,我们就可以摸她。她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坚硬,而是十分的柔软。

还有一个科考项目就是水鸟监测,我一共参加了两次。在第一次的时候,我就像是个盲人,面对各种各样的鸟类,我分辨不出个东南西北。带领我们的生物学家约瑟夫,仅仅凭一个叫声,他就能在几十种鸟类中分辨出它来。但是到了第二次去考察的时候,多亏了约瑟夫的教导和帮助,我也几乎能把大部分的水鸟给认出来了,无论是通过它们的体型颜色还是叫声。

我们的科考项目都是由本地人作为向导,来带领我们进行实地作业。在第一天的船上科考时,我还是有一点胆怯。早上六点,我们水鸟检测要从水淹森林中穿越。在森林中开船,船夫用刀为我们在森林中活活开出了一条路。在夜里捕捉鳄鱼的时候,天色早已乌黑,仅仅凭借着探照灯,就可以在鱼龙混杂的水下发现鳄鱼的眼睛。在陆地样带穿越的时候,本是无路,可是向导为我们披荆斩棘,自然就形成了小径。可见船上的工作人员还是相当有经验和可靠的。

随行的除了理查德博士,还有他的两位学生,约瑟夫和凯米莉。约瑟夫他比较擅长鸟类,对于飞禽可是了如指掌,一头潇洒的棕发配合英俊的脸庞,要不是当地人身高普遍有点矮,他真的是有着十足的异域王子范。而凯米莉则对于陆生动物比较了解,她的英语说得很不错,迎接我们十分热情。理查德博士也令我很感动,他把一辈子都献给了伊基托斯这座与世隔绝的小城,三十二年如一日守望着帕卡亚萨米利亚自然保护区,他把自己的家改造成印第安村庄的博物馆,修缮了一家酒店来为科研团队提供办公场所。

当地的人们讲西班牙语,不过船员们对英语都少有了解。我在去鱼类监测的时候,和一位叫做撒母耳的渔夫在独木舟中捕鱼。在他尝试和我用西班牙语交流失败后,他说了一句Fish,然后便开始使劲的摇头,我便突然明白他的意思是这里没有鱼。当地人对足球的热情从他们的着装就可以看出,在土著村庄参观时,穿球衣似乎已然成了一种流行,大部分的男性包括男孩都穿着足球的球衣。

要说收获的话,我在这次旅行中最大的得着便是勇气,那种面对未知事物和黑暗无所畏惧的勇气。当我一开始踏入丛林或是泛舟于黑水之上,我的内心是被恐惧所支配,面对丛林的危机四伏,面对水下的未知世界,我很害怕。这是一颗猎物的心。可是看看他们,那些本地人的向导,面对这些事物无所畏惧,在黑暗中以一束灯光便毅然前行,在雨林中手持砍刀便所向匹敌。他们是猎人,而我在这几天的科考过程中学习到的最重要的东西便是那一颗猎人的心。面对未知的事物要去探索,而不是后撤,眼前只有黑暗时,自己要成为光明。